世界名著
手机版
分享到:

第八章(1)

所属目录:追风筝的人    追风筝的人作者:卡勒德·胡赛尼

  第八章

  有一个星期,我几乎没有看见哈桑。我起床,发现面包已经烤好,茶已经泡好,还有个水煮蛋,统统放在厨房的桌子上。我当天要穿的衣服已经熨好叠好,摆在门廊的藤椅上,过去哈桑就在那儿熨衣服。他总是等我坐下来吃早餐才熨——这样我们就有机会谈谈心了。过去他还唱歌,在熨斗的嘶嘶声中,哼着那些古老的哈扎拉民谣,歌唱那郁金香盛开的原野。现在迎接我的,只有叠好的衣服,此外,还有那顿我已经吃不下去的早餐。

  某个阴天的早晨,我正在拨弄着餐盘里的水煮蛋。阿里背着一捆劈好的柴走进来,我问他哈桑到哪里去了。

  “他回去睡觉了。”阿里说,他在火炉前跪低,拉开那个小方门。

  “哈桑今天会陪我玩吗?”

  阿里怔了怔,手里拿着一根木头,脸上掠过一丝担忧。“迟些吧,看起来他只想睡觉。他把活干完——我看着他做完——可是随后他就只愿意裹在毛毯下面了。我能问你一些事情吗?”

  “你问吧。”

  “风筝比赛过后,他回家的时候有点流血,衬衣也破了。我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他说没事,只是在争风筝的时候跟几个小孩发生了冲突。”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继续在盘子里拨弄着那个鸡蛋。

  “他到底怎么了,阿米尔少爷?他对我隐瞒了什么吗?”

  我耸耸肩:“我哪里知道?”

  “你会告诉我的,对吗?安拉保佑,如果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会告诉我吗?”

  “就像我说的,我哪里知道他出了什么问题?”我不耐烦地说,“也许他生病了。人们总是会生病的,阿里。看吧,你想冻死我呢,还是准备给炉子点火?”

  当天夜里,我问爸爸可不可以在星期五带我去贾拉拉巴德(Jalalabad,阿富汗东部城市。)。他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皮转椅上,看着报纸。他把报纸放下,摘下那副我很讨厌的老花镜。爸爸又不老,一点都不老,还有好多年可以活,可是他干吗要戴那副愚蠢的眼镜啊?

  “当然可以!”他说。最近,爸爸对我有求必应。不止这些,两个晚上之前,他还问我要不要去亚雅纳电影院看查尔顿·赫斯顿主演的《万世英雄》。“你想让哈桑跟着去贾拉拉巴德吗?”

  为什么爸爸总是如此扫兴呢?“他不舒服。”我说。

  “真的?”爸爸仍坐在椅子上,“他怎么啦?”

  我耸耸肩,在火炉边的沙发坐下来。“他可能感冒了或者什么吧。阿里说他每天总是在睡觉。”

  “这几天我很少见到哈桑。”爸爸说,“仅仅是这样吗?感冒?”看到他双眉紧蹙,忧虑溢于言表,我十分不满。

  “只是感冒而已啦,我们星期五去,是吗,爸爸?”

  “是,是,”爸爸说,推着书桌站起来,“哈桑不能去,太糟糕了。我想他要是能去,你会更加开心的。”

  “好吧,我们两个也可以很开心啊。”我说。

  爸爸笑着,眨眨眼,“穿暖和些。”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八章(1)”上

  1. Mateen说道:

    Radisson disnibsp;:L’Otsét&e du Sud à voter pour son indépendance à 90% (c’Est un peu plus que le 50 +1 visé par nos séparatistes à nous non?) et s’est doté d’un gouvernement. Sans reconnaître cette indépendance, la Russie s’est engagée à protéger l’Ossétie du Sud contre toute agression Géorgienne.Qui a attaqué les Ossétiens qui se considèrent indépendants?Les Russes? Non.Les Géorgiens!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