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著
手机版
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完)

所属目录:追风筝的人    追风筝的人作者:卡勒德·胡赛尼

一只绿色的风筝正在靠近。我沿着线往下看,见到一个孩子站在离我们三十米外。他留着平头,身上的恤衫用粗黑字体印着“ROCKRULES”。他见到我在看着他,微微发笑,招招手。我也朝他招手。

索拉博把线交还我。

“你确定吗?”我说,接过它。他从我手里拿回卷轴。

“好的。”我说,“让我们给他一点颜色瞧瞧,教训他一下,好吧?”我俯视着他,他眼里那种模糊空洞的神色已经不见了。他的眼光在我们的风筝和那只绿色风筝之间来回转动,脸色有一点点发红,眼睛骤然机警起来。苏醒了。复活了。我在寻思,我什么时候忘了?不管怎么说,他仍只是一个孩子。

绿色风筝采取行动了。“我们等等,”我说,“我们会让它再靠近一些。”它下探了两次,慢慢朝我们挪过来。“来啊,过来啊。”我说。

绿风筝已经更近了,在我们稍高的地方拉升,对我为它布下的陷阱毫不知情。

“看,索拉博,我会让你看看你爸爸最喜欢的招数,那招古老的猛升急降。”

索拉博挨着我,用鼻子急促地呼吸着。卷轴在他手中滚动,他伤痕累累的手腕上的筋腱很像雷巴布琴的琴弦。我眨眨眼,瞬间,拿着卷轴的是一个兔唇男孩指甲破裂、长满老茧的手。我听见某个地方传来牛的哞哞叫,而我抬头,公园闪闪发光,铺满的雪多么新鲜,白得多么耀眼,令我目眩神迷。雪花无声地洒落在白色的枝头上,现在我闻到了芜青拌饭的香味,还有桑椹干、酸橙子、锯屑和胡桃的气味。一阵雪花飞舞的寂静盖住了所有声音。然后,远远地,有个声音穿透这片死寂,呼喊我们回家,是那个拖着右腿的男人的声音。

绿风筝现在就在我们正上方翱翔。“我们现在随时可以把它干掉了。”我说,眼睛在索拉博和我们的风筝间飞快地转着。

绿风筝摇摇晃晃,定住位,接着向下冲。“他玩完了!”我说。这么多年之后,我无懈可击地再次使出那招古老的猛升急降。我松开手,猛拉着线,往下避开那只绿风筝。我侧过手臂,一阵急遽的抖动之后,我们的风筝逆时针划出一个半圆。我突然占据了上面的位置。绿色风筝现在惊惶失措,慌乱地向上攀升。但它已经太迟了,我已经使出哈桑的绝技。我猛拉着线,我们的风筝直坠而下。我几乎能听见我们的线割断他的线,几乎能听见那一声断裂。

然后,就那样,绿风筝失去控制,摇摇晃晃地摔下来。我们身后的人们欢呼叫好,爆发出阵阵口哨声和掌声。我喘着气。上一次感到这么激动,是在1975年那个冬日,就在我刚刚割断最后一只风筝之后,当时我看见爸爸在我们的屋顶上,鼓着掌,容光焕发。

我俯视索拉博,他嘴角的一边微微翘起。

微笑。斜斜的。几乎看不见。但就在那儿。

在我们后面,孩子们在飞奔,追风筝的人不断尖叫,乱成一团,追逐那只在树顶高高之上飘摇的断线风筝。我眨眼,微笑不见了。但它在那儿出现过,我看见了。

“你想要我追那只风筝给你吗?”他的喉结吞咽着上下蠕动。风掠起他的头发。我想我看到他点头。

“为你,千千万万遍。”我听见自己说。

然后我转过身,我追。它只是一个微笑,没有别的了。它没有让所有事情恢复正常。它没有让任何事情恢复正常。只是一个微笑,一件小小的事情,像是树林中的一片叶子,在惊鸟的飞起中晃动着。

但我会迎接它,张开双臂。因为每逢春天到来,它总是每次融化一片雪花;而也许我刚刚看到的,正是第一片雪花的融化。

我追。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但我不在乎。我追,风拂过我的脸庞,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

我追。

<完>


上一章:

4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十五章(完)”上

  1. leean说道:

    很感人的一部小说,但残忍、非人道的内容实在是震撼了我,作为一个成年人,作为一个母亲,实在是无法接受人类还存在这些变态的行为,希望世界上的爱心人士能多关心孤儿,尤其是这种战争孤儿。作者对人物之间细腻的感情描写也深深打动了我,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书了,谢谢作家。

  2. 追风筝的人说道:

    追风筝的人,这样的书名讲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出于好奇与对书名的喜爱,我翻开了故事的第一页。而就在刚才,我是带着无法言语的心情流着眼泪看完了整个故事。怎么说,我内心受到了很大的震撼。作者对人物简单的动作描述以及表情和言语,很好的表达了在特定环境中特定人的心理活动,将读者深深的吸引在了里面。真情流露,值得深思。感谢作者。

    • Pink说道:

      Du får starte med intens antidopingarbeid gjennom denne bloggen.Forklare oss hva doping er, hva det gjør med deg, hvor utbredt det er, osv. Du nærer tydeligvis såpass respekt her inne, at der kan du faktisk gjøre noe bra for kidsa som slumper innom. Bare slik, mener jeg at en dømt representant for hva som er hovedproblemet i &l;aroqfitness&uaquo; i dag, skal få lov til å fortsette å skrive. Gjøre bot, rett og slett.

  3. Cami说道:

    nicht darüber sprechen macht es nicht besser. Ich fand das Gespräch sehr inmoafrtiv. Die Weine sind zwar etwas kurz gekommen – dennoch alles sehr witzig trotz des Ernstes der Lage.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