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著
手机版
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5)

所属目录:追风筝的人    追风筝的人作者:卡勒德·胡赛尼

“没有文件,”我用虚脱的声音说,“没有人知道这回事。索拉博也是我说 了他才知道的,而我自己也是最近才发现这个秘密。惟一知道的那个人已经走了,也许死了。”

“嗯。”

“我该怎么办,奥马尔?”

“我会坦诚相告,你的选择不多。”

“天哪,我能做什么?” 奥马尔吸气,用钢笔敲打下巴,然后把气呼出来。“你还是填一份收养申请表,期待最好的结果。你可以做独立的收养。也就是说,你得和索拉博一起生活 在巴基斯坦,日复一日,挨过两年,你可以替他申请政治庇护。那是个漫长的过程,你得证明他受到政治迫害。你也可以申请人道主义签证。那得由检察总长审 核,很难得到。”他顿了顿,“还有个选择,也许是你最好的办法了。”

“什么?”我靠近身体问。

“你可以把他重新送进这儿的恤孤院,然后填收养申请表。让他们审核你的I 一600 表格和你的家庭,把孩子留在安全的地方。”

“那是什么?”

“很抱歉,I 一600 表格是移民局的官方文件。家庭评估由你选择的收养机 构执行。”奥马尔说,“你知道,那是要确保你和你的妻子没有精神病。”

“我不想那么做。”我说,看了一眼索拉博,“我答应过他,不再让他进恤 孤院。”

“正如我所说的,那是你最好的选择。” 我们又谈了一会,然后我送他上车,一辆旧大众甲壳虫。当时伊斯兰堡巳近黄昏,一轮红日挂在西边。奥马尔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居然能挤到车里去,我 看见他上车的时候车身一沉。他摇下车窗:“阿米尔?”

“嗯?”

“我刚才跟你说过吗?你正在努力争取的事情很了不起。” 他招招手,把车驶离。我站在宾馆房间门外,也朝他挥手。我希望索拉雅在身边陪着我。

我回到房间的时候,索拉博已经关掉电视了。我坐在自己的床沿,让他挨着 我坐下。“费萨尔先生说有个办法可以让我把你带去美国。”我说。

“真的吗?”他好几天来第一次露出微弱的笑容,“我们什么时候能走?”

“嗯,事情是这样的。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但他说可以做到,而且他会帮助 我们。”我把手放在他脖子后面。外面,召唤人们祷告的钟声。响彻大街小巷。

“多久?”索拉博问。

“我不知道,一阵吧。”

索拉博耸耸肩,微笑着,这次笑得更灿烂了:“我不在乎,我能等。那就像 酸苹果。”

“酸苹果?”

“有一次,我很小的时候,我爬上一棵树,吃那些青青的酸苹果。我的小腹 变得又肿又硬,像鼓那样,痛得厉害。妈妈说只要我等到苹果熟透,就不会生病了。所以现在,无论我真正想要什么,我都会想起她说过的关于苹果的话。”

“酸苹果,”我说,“安拉保佑,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孩子,亲爱的索拉博。” 他的耳朵红了起来。

“绝对是。”我说,“绝对是。”

“我们会开车到那些街上去吗?那些你只能看见车顶和天空的街道?”

“我们每一条都去。”我说,眼泪涌上来,我眨眼强行忍住。

“英语难学吗?”

“我敢说,不用一年,你就可以说得跟法尔西语一样流利。”

“真的吗?”

“是的,”我伸了一根手指在他下巴,把他的脸转过来,“还有一件事,索 拉博。”

“什么事?”

“嗯,费萨尔先生那会很有帮助,如果我们……如果我们能让你在一间为孩 子准备的房子待上一阵。”

“为孩子准备的房间?”他的笑容消失了,“你是说孤儿院吗?”

“只是待上一阵。”

“不,”他说,“别这样,求求你。”

“索拉博,那只是很短的时间,我保证。”

“你向我保证过永远不让我去那些地方,阿米尔老爷。”他说。他声音颤抖, 泪如泉涌。我一阵心痛。

“那不同的。就在这儿,在伊斯兰堡,不是在喀布尔。我会每天去探望你, 直到我们能够离开,把你带去美国。”

“求求你!求求你!别这样!”他哽咽着,“我很怕那些地方。他们伤害我! 我不想去。”

“没有人会伤害你。再也不会了。”

“他们会的!他们总是说他们不会,但他们说谎!他们说谎!求求你,真主 啊!”

我用拇指抹去他脸上的泪痕。“酸苹果,记得吗?这就像一个酸苹果。”我 轻声说。

“不,它不是。不要那些地方。天,天啦!求求你,别这样!”他浑身颤抖, 涕泗俱下。

“嘘。”我把他拉近,抱着他颤抖的身体。“嘘。会没事的。我们会一起回 家。你会看到的,没事的。”

他的声音被我的胸膛闷住,但我能听到话里的痛苦。“求求你答应我你不会 这么做!天啊,阿米尔老爷!求求你答应我你不会!”

我如何能答应呢?我抱着他,紧紧抱着,前后摇晃。他的泪水滴进我的衣裳, 直到泪流干了,直到不再颤抖了,直到惊恐的哀求变成听不清的喃喃自语。我等着,摇着他,直到他呼吸缓下来,身体松弛。我想起曾经从某个地方看来的一句 话:孩子们就是这样对付恐惧:他们睡觉。

我抱他上床,把他放下。然后我躺在自己床上,望着窗外伊斯兰堡上方紫色 的天空。

电话将我惊醒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我揉揉眼睛,旋开床头灯。刚过晚上10点半,我睡了将近三个小时。我拿起话筒。“喂?”

“美国打来的电话。”费亚兹先生的声音。

“谢谢。”我说。浴室的灯光亮着,索拉博又在洗澡了。电话传来两声按键 声,然后是索拉雅的声音。“你好!”她声音振奋。

“嗨。”

“你跟那个律师谈得怎样?” 我把费萨尔的建议告诉她。“好了,你可以忘了它,”她说,“我们不用那么做。”

我坐起来。“什么?为什么?怎么回事?”

“我接到沙利夫舅舅的回电了。他说关键是把索拉博送进这个国家。只要他 进来,就有很多把他留下的办法。所以他给几个在移民局的朋友打了电话。他今晚给我回电,说他很有把握能替索拉博争取到人道主义签证。”

“不是开玩笑吧?”我说,“啊,谢谢真主!亲爱的沙利夫太好了!”

“我知道。不管怎样,我们可以当保证人。一切会很快的。他说那种签证有 效期一年,足够我们申请收养请求了。”

“这样最好了,索拉雅。对吧?”

“看起来是的。”她说。她的声音很快乐。我说我爱她,她说她也爱我。我 们挂上电话。

“索拉博!”我喊道,从床上起来,“我有个好消息。”我敲着浴室的门,“索拉博!亲爱的索拉雅刚才从加利福尼亚打电话来。我们不用把你放到恤孤院 了,索拉博。我们就要去美国了,你和我。你听到吗?我们就要去美国了!”

我推开门,走进浴室。 刹那间我跪倒在地,放声大叫。我牙齿打颤,不断大叫。叫得我的喉咙快要裂开,叫得我的胸膛快要炸开。

后来,他们说救护车来了之后我还不停叫着。

下一章:
上一章:

2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十四章(5)”上

  1. Tommy说道:

    / I used to be recommended this blog via my cousin. I’m now not sure whether this post is written by way of him as no one else understand such specified aprtlximapeoy my problem. You’re amazing! Thank you!

  2. Betsy说道:

    Your post captures the issue perltcefy!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