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著
手机版
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4)

所属目录:追风筝的人    追风筝的人作者:卡勒德·胡赛尼

“祝你好运。”他说。我们走出房间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安德鲁站在 长方形的阳光中,茫然地望着窗外,双手将那盆番茄藤转到阳光下,慈爱地拍打 着。

“保重。”我们走过秘书的办公桌时她说。

“你老板应该礼貌一些。”我说。我以为她会转动眼珠,也许点头说“我知 道,每个人都那么说”,诸如此类。相反的是,她降低声音:“可怜的雷,自从他女儿死后,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我扬起眉头。

“自杀。”她说。 在回旅馆的出租车上,索拉博头靠车窗,望着栋栋后退的房子和成排的橡胶树。他的呼吸模糊了玻璃,擦干净,又模糊了。我等待他问起会谈的情况,但他 没问。

浴室的门关上,门后传来水流声。自从我们住进宾馆那天起,索拉博每晚上 床之前总要洗很久的澡。在喀布尔,热自来水像父亲一样,是稀缺的产品。现在索拉博每晚几乎要用一个小时洗澡,浸在肥皂水中,不停擦着身体。我坐在床边 给索拉雅打电话,看着浴室门下渗出来的光线。你觉得干净了吗,索拉博?

我将雷蒙德跟我说过的告诉索拉雅。“你现在怎么想?”

“我们得认为他错了。”她说她给几家安排国际收养的机构打过电话,她还 没发现有考虑收养阿富汗孩子的机构,但她还在找。

“你父母对这个消息怎么看?”

“妈妈很为我们高兴。你知道她对你的感觉,阿米尔,在她眼里, 你做什么都不会错。爸爸……嗯,跟过去一样,他有点让人猜不透。他没说太多。“

“你呢?你高兴吗?” 我听见她把听筒换到另一只手上。“我想这对你的侄儿来说是好的,但也许他也会给我们带来帮助。”

“我也这么想。”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可是我发现自己在想着他最喜欢吃什么菜,或者 最喜欢学校里的哪门课。我设想自己在帮他做作业……’ ‘她哈哈大笑。浴室的水声停止了,我能听到索拉博在那儿,从浴缸爬出来,擦干身体。

“你真是太好了。”我说。

“啊,我差点忘了!我给沙利夫舅舅打过电话!” 我记得在我们的婚礼上,他朗诵一首写在酒店信纸上的诗歌。我和索拉雅走向舞台,朝闪光的镜头微笑的时候,他的儿子在我们头顶高举《可兰经》。“他怎么说?”

“嗯,他会帮助我们。他会给他在移民局的朋友打电话。”她说。

“真是个好消息。”我说,“我忍不住想让你快点见到索拉博。”

“我忍不住想快点见到你。”她说。 我笑着挂上电话。

几分钟后,索拉博从浴室出来。自从与安德鲁会面之后,他说过的话几乎不 超过十来个单词,我每次试图跟他交谈,他总是点点头,或者用一个字回答我。他爬上床,把毯子拉到下巴。没过几分钟,他呼呼睡去。

我抹开水汽迷濛的镜子,用旅馆的旧式刮胡刀刮脸。你得把它打开,然后把 刀片装进去。接着我洗澡,躺在浴缸里面,直到冒着汽的热水变冷,让我的皮肤起鸡皮疙瘩。我躺在那儿漂浮着、思索着、想像着……

奥马尔·费萨尔皮肤很暗,矮矮胖胖,脸上有酒窝,黑色的大眼睛,还有和 蔼的笑容,露出来的齿缝很大。他稀疏的头发在后面梳成马尾,穿着棕色灯芯绒西装,手肘的位置上有几块毛皮补丁,还带着个鼓鼓的破旧公文包。公文包的提 手不见了,所以他将其抱在胸前。他是一见面就笑着说很多话而且过分客套的人,比如说“对不起,我将会在五点在那儿”之类的。我打电话给他,听到他的笑声, 他执意要出来会晤我们。“很抱歉,这个城市里面的出租车跟鲨鱼一样,”他的英语说得很棒,没有任何口音,“一旦嗅到外国人的味道,就会多要三倍车费。”

他推开门,脸带微笑,道歉连连,稍微有点喘气和流汗。他用手帕擦额头, 打开公文包,乱翻着找记事本,为把文件扔得满床都是不停道歉。索拉博盘膝坐在床上,一边看着消掉声音的电视,一边看着那个手忙脚乱的律师。那天早晨我 跟他说过费萨尔要来,他点点头,似乎想问些什么,但只是走开去看一个有动物在说话的电视节目。

“找到了。”费萨尔说,翻开一本黄色的法律记事本。“就安排事物的能力 而言,我希望我的孩子像他们的妈妈。很抱歉,也许这不是你所想要从你未来的律师口里听到的,对吧?”他哈哈大笑。

“嗯,雷蒙德·安德鲁对你评价很高。”

“安德鲁先生。是的,是的,那个家伙人很好。实际上,他打过电话给我, 把你的事情告诉我了。”

“真的吗?”

“哦,是的。”

“那么你清楚我的情况了。” 费萨尔擦去唇边的汗水。“我清楚你告诉安德鲁先生的情况。”他说,脸上出现两个酒窝,泛起狡狺的微笑。他转向索拉博。“肯定就是这个少年惹起所有 的麻烦吧?”他用法尔西语说。

“这是索拉博。”我说,“索拉博,他是费萨尔先生,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律 师。”

索拉博从他的床上滑下来,跟费萨尔握手。“你好。”他低声说。

“你好,索拉博。”费萨尔说,“你知道自己的名字来自一个了不起的战士 吗?”

索拉博点点头,爬回床上,继续侧身躺着看电视。

“我不知道你的法尔西语说得这么好,”我用英语说,“你在喀布尔长大吗?”

“不是,我在卡拉奇[Karachi,巴基斯坦南部城市] 出生,但在喀布尔生活 了好几年。沙里诺区,靠近哈吉雅霍清真寺。”费萨尔说。“实际上,我在伯克利[Berkeley ,美国加州城市] 长大。1960年代后期,我爸爸在那儿开了间唱片店。自由恋爱,染了领带的衬衫,你叫得出来的全都有。”他身体前倾,“我去 过伍德斯托克音乐节[Woodstock,位于纽约州东南,每年8 月举办民谣和摇滚音 乐节].”

“太帅了!”我说。费萨尔哈哈大笑,又开始冒汗珠了。“反正,”我继续 说,“我跟安德鲁先生说得差不多了,省略掉一两件事,也许三件。我会完完整整告诉你。”

他舔了一根手指,翻到空白页,把笔帽打开。“那最好了,阿米尔。我们何 不用英语交谈,免得外面的人听到?”

“好的。” 我把发生过的一切统统告诉他:我跟拉辛汗的会面、前往喀布尔、恤孤院、伽兹体育馆的掷石头。

“天!”他低声惊呼,“很抱歉,我在喀布尔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很难相信 你刚才告诉我的竟然是同一个地方。”

“你后来回去过吗?”

“天,没有。”

“我会告诉你,那儿不是伯克利。”我说。

“继续。” 我把剩下的都告诉他了:跟阿塞夫见面、搏斗、索拉博和他的弹弓、逃回巴基斯坦。当我说完,他飞快地写下一些东西,深深呼吸,镇定地看了我一眼:“好了,阿米尔,你前面有场艰苦的战斗。”

“我能打赢吗?” 他把笔帽装上。“就安德鲁的语气判断,希望渺茫。不是不可能,但是机会很小。”和蔼的笑容和戏谑的眼神不见了。

“可是像索拉博这样的孩子最需要有个家,”我说,“这些规章制度对我来 说毫无意义。”

“我也心有戚戚,阿米尔。”他说,“但事实是,就当前的移民法、收养机 构政策和阿富汗的政治局势看来,你的情况很不妙。”

“我真不理解,”我说,想找个东西揍一顿,“我是说,我明白,但是我不 理解。”

奥马尔点头,双眉紧锁。“好了,就这样。灾难之后,不管天灾还是人祸——塔利班真是一场大灾难,阿米尔,相信我——一个孩子是否孤儿,总是很难判 断。孩子们被遗弃在难民营,或者被双亲抛弃,因为他们无法加以照料。这些情况向来都有。所以除非孩子满足孤儿的法律定义,否则移民局不会放发签证。我 很抱歉,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唐,但你需要一纸死亡证书。”

“你在阿富汗住过,”我说,“你知道这事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知道,”他说,“但让我们假设现在这个孩子父母双亡的情况弄清楚了。 即使那样,移民局会认为,最好由该国的人来收养这个孩子,以便他能保持本国的文化传统。”

“什么传统?”我说,“阿富汗有过的文化传统被塔利班毁掉了。你知道他 们怎么对待巴米扬的大佛。”

“很抱歉,我在告诉你的是移民局怎么工作,阿米尔。”奥马尔说,碰碰我 的手臂。他望向索拉博,露出微笑,然后看着我。“说到这里,一个孩子必须根据他自己国家的法规被合法地收养。但假如你碰到一个乱糟糟的国家,比如说阿 富汗,政府官员会忙于处理各种突发事件,处理收养事宜不会得到优先考虑。”

我叹气,揉揉眼睛。眼睛后面突突发痛。

“但是让我们假设不管怎样,阿富汗人肯帮忙。”奥马尔说,双手交叉放在 隆起的肚子上,“这次收养仍有可能被拒绝。实际上,就算是那些较为温和的穆斯林国家,对收养也不无疑虑,因为在多数这些国家中,穆斯林教法不赞同收养。”

“你是在叫我放弃?”我问,用手压着额头。

“我在美国长大,阿米尔。如果说美国让我学到什么东西,那就是,认输简 直就像在女童军[Girl Scouts,美国女童军是世界上最大的专门服务于女孩的组 织,成员多为成年义工,旨在帮助女孩提高使她们终身受益的素质] 的柠檬水罐里面撒尿一样不可原谅。可是,身为你的律师,我必须把事实告诉你。”他说,

“最后一点,收养机构会定期派人前去评估那个孩子所处的环境,而没有正常的 机构会派人去阿富汗。”

我看见索拉博坐在那儿,看着电视和我们。他的坐姿跟他父亲过去一样,膝 盖抵着下巴。

“我是他伯父,难道这没有用吗?”

“如果你能证明,它会起作用。很抱歉,你有什么证明文件或者什么证人吗?”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十四章(4)”上

  1. Bette说道:

    hola geninne!!!si antes te in.obraias..sahpra en tu nuevo estudio tan tan lindo!!!…quien te para???? jaja!!!…es bellísimo!!!!! ya se cuánto que lo vas a disfrutar!!!muchos besos!!y unos mimitos a turbo… es un rey!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