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著
手机版
分享到:

第一章

所属目录:追风筝的人    追风筝的人作者:卡勒德·胡赛尼

  谨以此书献给哈里斯和法拉,他们为我启蒙。献给所有阿富汗的孩子。

  第一章

  2001年12月

  我成为今天的我,是在1975年某个阴云密布的寒冷冬日,那年我十二岁。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趴在一堵坍塌的泥墙后面,窥视着那条小巷,旁边是结冰的小溪。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回首前尘,我意识到在过去二十六年里,自己始终在窥视着那荒芜的小径。

  今年夏季的某天,朋友拉辛汗从巴基斯坦打来电话,要我回去探望他。我站在厨房里,听筒贴在耳朵上,我知道电话线连着的,并不只是拉辛汗,还有我过去那些未曾赎还的罪行。挂了电话,我离开家门,到金门公园北边的斯普瑞柯湖边散步。晌午的骄阳照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数十艘轻舟在和风的吹拂中漂行。我抬起头,望见两只红色的风筝,带着长长的蓝色尾巴,在天空中冉冉升起。它们舞动着,飞越公园西边的树林,飞越风车,并排飘浮着,如同一双眼睛俯视着旧金山,这个我现在当成家园的城市。突然间,哈桑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为你,千千万万遍。哈桑,那个兔唇的哈桑,那个追风筝的人。

  我在公园里柳树下的长凳坐下,想着拉辛汗在电话中说的那些事情,再三思量。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我抬眼看看那比翼齐飞的风筝。我忆起哈桑。我缅怀爸爸。我想到阿里。我思念喀布尔。我想起曾经的生活,想起1975年那个改变了一切的冬天。那造就了今天的我。

下一章:
上一章:

2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章”上

  1. Libby说道:

    Too late now for the acrylic patch; yes, it will continue to grow; no it is&;28#17nt dangerous except insofar as it affects driving visibility; and most states will allow it to pass inspection as long as the inspector thinks it isn’t in a location which creates visibility issues. Most auto insurance policies have a special provision for windshield or other glass breakage. Call your agent.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